栗仔︿( ̄︶ ̄)︿

【刘卢刘】得不到的答复

9.12

刘小别生日快乐

都要好好的


 

    “小别前辈,下一个去玩过山车吧!”

      九月的北京仍是烈日当空,26度本算不上太热,奈何有个小太阳在身边转,逮着刘小别在游乐场到处转,一整个夏天都没有离开过平均温度18度的空调房的刘小别总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倒下。

       为什么我要答应这个小鬼啊。想起昨天的事,刘小别真想抽死自己。

       事情会变成这样,还要从刚结束的常规赛说起。

       昨天的常规赛,微草主场对蓝雨,在这场宿敌之战开始之前,蓝雨和微草的两位剑客暗搓搓的打了个赌,这场比赛输的人要答应赢得人一个要求,当然得是对方力所能及的事情。

      结局显而易见,昨天的常规赛蓝雨险胜。

      刘小别本来以为卢瀚文会让自己跟他PK ——他们俩以前也没少打这种赌,一般来说不管是哪一方赢,最后都会演变成这样——可这次,卢瀚文的要求却是让他陪他去游乐园玩一天。

      该说果然是小孩子?

       刘小别一开始其实是拒绝的。让他这个重度死宅在烈日炎炎(其实只有26度)下陪一个小孩逛游乐园,他宁愿被队长罚加练。

       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更何况一开始这个玩法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完成。

     “过山车啊。。。“喂喂我们可是社会主义好青年祖国未来的顶梁柱狂风中开放的大红花么能把自己的生命交给那种看起来就不科学不稳当的劣质小火车啊我们应该玩的是考智商考技术符合我们身份的高端游戏啊我看那边的枪战游戏就不错!

       尽管刘小别的内心已经有几万只黄少天奔腾而过,奈何他的幻影无形剑读条时间太长,而对方不知道从那学来的星星射线永远是瞬发,第不知道多少回合的线下较量,刘小别再输一轮。

 

      “。。。小鬼,你之前是不是没坐过过山车。“

      “恩。。。“

      “。。好吧。你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瓶水漱漱口。”

      “恩。”

      刚刚吐了一轮的卢瀚文精气神用尽,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在心中小声抱怨。

       黄少这个骗子,说好的小别前辈怕坐过山车呢?情报一点也不可靠,他这分明一点事也没有嘛。倒是我,头好晕,四肢无力,胃也不舒服。居然在小别前辈面前出这么大的糗,好想找个洞钻进去。

       就在卢瀚文胡思乱想的时候,刘小别已经回来了。

     “起来喝一口水,对,然后吐出来不要吞下去。恩乖。那你躺着休息一会儿吧,你现在这状态也没有办法到处乱跑了。”

       卢瀚文在头痛的时候很少思考,基本上是别人让他干嘛他就干嘛,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刘小别的腿上。

        这是。。。膝枕???!!!

      卢瀚文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怎么了?脸这么红,中暑了?”说着就伸手去摸卢瀚文的额头,却被卢瀚文一把拍开。

      “没。。没有。”卢瀚文把头转向一边,尽量不去看刘小别的眼睛,脸更红了。

        小别前辈你那么神经大条?你知不知道随便碰别人的脸是会怀孕的啊(并没有),这是犯规啊!你也太没有自觉了吧。

      “那个,小别前辈,你没事吧?”

      “恩?”

    “听黄少说,你不怎么敢坐过山车。”等他说出来才注意到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

     “恩,”不过刘小别并不想拆穿他。“不过我是属于那种别人都不怕我就怕,别人都怕我就不怕的类型。不管怎么样都要有一个人靠得住吧。如果我也倒下了,你怎么办?这么想想也就不怎么怕了。”

     “哦。”

        也就是说是因为要照顾我才强撑着啊。

        小别前辈老是把我当小孩子,明明我已经18岁了

        是因为我还是矮他半个头的原因吗

        明明每天都有喝牛奶

        明明单挑胜率已经与他齐平甚至有所超过

        明明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队长

        他还是老把我当小孩子

        不过

        小孩子就小孩子吧

        至少他只会包容我这个小孩的任性

        他坐起身,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刘小别。

      “小别前辈,生日快乐!“

      “啊?“刘小别一愣,拿出手机看了下日期,9.12,对呀,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之前一直在为比赛做准备,都忘了时间,昨天又输给了蓝雨,更没有什么心思去在意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怪不得这小鬼偏要我陪他来游乐园。

      “谢啦。“

        刘小别拆开包装,打开盒子

        里面装着的是一副蓝绿相间的头套式耳机

        蓝雨的蓝,微草的绿。

        刘小别将耳机戴在自己头上,立刻就感觉得出这是一款定制耳机,耳罩与耳廓完美契合,完全没有压倒耳朵的不适感。看来自己之前去取的耳模是被这小子拿走了。

        这款耳机的隔音效果也非常好好,带上的瞬间,就像进入了深海之中,偶尔会听到细微的波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那音质呢?一遇到与耳机有关的事刘小别就会变得异常兴奋,整个人都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趁着刘小别全身心都投入到对新耳机的探索中,卢瀚文将下巴轻轻靠在刘小别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我喜欢你。“

        但是这份心情,我会收好,直到你不再把我当作小孩子。

     

       休息了一会儿后,卢瀚文终于是有了力气,两个人又一起玩了些不这么刺激的设施,剩下的时间就都耗在了游戏厅。

        毕竟是两个游戏宅,除了荣耀,其他游戏也玩得很转,枪战格斗赛车样样精通。令人意外的是刘小别玩飞镖也很有一套,虽然不至于像周泽楷那样指哪打哪弹无虚发,但用5镖射中一个巨型毛绒熊还是没有问题。

       说是当作耳机的回礼,刘小别硬是将毛绒熊塞给了卢瀚文。

       其实是不好意思抱着个毛绒熊到处走吧。

       卢瀚文是这么认为的。

       游乐园的最后一站,按传统当然是摩天轮,这是卢瀚文说的。刘小别就搞不 懂了,摩天轮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玩的?充其量就是看看夜景,北京的夜景他可是天天都在看,都快看腻了。但想到小鬼难得好好在北京玩一次,还是同意了。

       但是,明明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坐摩天轮,能不能不要才转到一半就睡着啊!

       看卢瀚文那要倒要倒的样子,刘小别很无奈的走过去,把自己的肩膀借给靠。总不能就这么放着他与地板亲密接触吧。

 

       其实有些东西,他一直都是知道的,比如小鬼喜欢自己的事。

       说实话,以前他一直觉得这不过是还年幼的小孩青春期的冲动罢了,十几岁的孩子又怎么会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喜欢?也许再给他一点时间他就会明白,他的这种感情并不是喜欢,充其量只是一种对前辈的憧憬罢了。

       但随着他慢慢长大,刘小别看得出来,卢瀚文的眼神已经变了,他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孩。他对自己的这份爱慕之情,是真心的。

       那自己呢?

       他其实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自己对小鬼的感情,是喜欢吗?

       他不愿意承认。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承认了这份感情,那他们将要面对的,会是怎样残酷的处境。

       有些感情,是没办法被别人认可的。

       他们俩,真的能够一起度过这些难关吗?

       他比他大5岁,理应比他多考虑一些。

       他真的不想看到阳光从他身上消散,不想看到这张天真快乐的小脸上布满阴霾。

       他希望他可以永远开开心心的,永远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是那样充满朝气。

       所以他把自己的感情藏了起来,就这么把卢瀚文吊着,既不接受也不拒绝。

       还真是狡猾啊。

       但是,只是偶尔的话,还是可以被允许的吧。

       刘小别自欺欺人的想着,俯下身,在他的唇上留下了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浅尝辄止。

 

       待摩天轮转过这一圈,就像书本翻过了这一页。在这里所发生过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而刘小别,又会变回那个神经大条的低情商,无论卢瀚文怎么积极主动,他都不会有所表示。直到有一天,他认为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到那时,他会给他,他最想要的幸福。

Fin


本来是想写刘卢的,但总有种小卢会反攻的错觉,于是还是打了刘卢刘。

希望大家品尝愉快

评论

热度(24)